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章的博客

希望能帮助学佛人更好的与家人融洽相处,并被世人理解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名昔日员工眼里的素食林  

2010-06-21 06:04:02|  分类: 北京素食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名素食林曾经的员工之心声 - 小章 - 打击毒品犯罪的博客——鲨鱼利齿

 不知你们是否记得,昔日采摘樱桃时的忙碌?
    在北方冬寒土地封冻之前,要施肥、浇灌……
    在春天来临时,也是要浇灌,说这样就象将树从冬眠中唤醒
    阳光明耀时,压枝、剪枝、修理,为采集更多的阳光……
    农活空闲,大伙儿至密云联莲赶流水线地做饮料
    消毒、封盖、贴标签、包装、搬箱……
    当土地封冻,寒冷的冬天,我们共同糊灯笼加班加点……
    圣诞节、春节期间,再调至顺义城的莲顺做素食
    偶尔修房再搬砖运泥沙
    到哪儿,素食林皆是一片劳动繁忙——
    可是!我们劳动的收获在哪里?

收获是贫穷、疾病缠身心、清醒后痛苦的觉悟、意识到被欺骗上当后的仇恨

 多少青春的努力、付出的热情、虔诚的跟随……

 

物质上的收获是绝对没有,关键是精神上也没有!

 

注解:这是曾经的一种心情。以前的素食林员工,都清楚素食林的工作有多繁重和繁忙,那时根本没有周末节假日;而且那起初,不少信佛的员工那时不仅都不领工资(不信佛的有工资,他们人数那时极少)、而且还往里面倒贴钱。因为素食林那时宣传的都是:叫大伙儿“有钱的出钱,没钱的出力”;宋老师那时说、林鑫是清海在大陆的化身;而林鑫则在一次演讲中、声称要迎接清海回大陆、素食林将是清海在大陆的“家”,鼓励“众人划浆开大船”(所以林鑫身边的几位“要人”,都是清海的弟子,不知现在是不是、反正起码曾经是)……

活儿忙是不是证明有钱赚?!说明什么问题?那里的生意、一直很好。可是,那里面的员工,有几个曾担当起养家的责任、而不是让自己的家人去养?更不要提及育子的义务!

其实,当初我在素食林干活的时候,就有讨债的人、不时会出现在莲顺办公室门前——那时的我,有大约九个月的时间是负责打扫清理办公室及院子、接电话、并常替林鑫及她身边的要人跑腿……现在回想那些讨债的人,她们当中不少,其精神苦楚、远大于一般人想象。曾经,我听闻过一名中年女子的哭诉。当时林鑫出差了,所以是我接待了她。哭诉的中年女人说她完全是没办法,才想要回那六万块,因为起初、她说她是背着她的先生(这位先生她说是她离婚后再婚的一位,前夫之所以离婚,就是不同意她吃素;而现在的这位先生、尽管同意她吃素学佛,但钱和政治的事、他请她不要沾也不能沾。她说她很在意现在的这位丈夫,因为周围的人都反对她信佛、为此还看不起她,可这位先生却呵护、包容她),将家里的存款借给素食林、而且借给素食林的时候,宋老师、素食林那时期的重要领导,讲得一清二楚,是不仅会归还、而且还有红利可分;但是许诺的时间一年年过去,不仅没有见到过什么素食林的红利,连本钱、都还一拖再拖;那时,她哭着说,她只希望能拿回本钱、因为她先生开始询问了……现在,我记得她脸上滑下一行行眼泪的时候,全身在抖。可能吃素的人平时用餐不方便,难免饥一顿饱一顿还是怎么的,瘦弱的身体颤抖起来会特别厉害。还记得她说她跟随清海之后,房子孩子什么都没有地、只有唯一的、她先生了。

拿我个人的例子来说,素食林欠我一万块。一九九九年的时候,素食林说地球要灭了,宋老师说林鑫救地球、得要使钱。所以我就骗自己的父母说要在北京买房子、使劲骗可怜的爸爸妈妈,因为我爱自己的爸妈,万般希望自己的父母能被我拽着搭乘上素食林这只最后的诺亚方舟(有关这方面的说词,在小章的博客音乐栏中可得知一二,在电话录音中、素食林王老师的说法是“法船”、“船票”)。那时的我,还不是为了红利之类、购买素食林的什么原始股。现在,那一万块,我让住在北京的亲戚去拿、没拿着;然后,素食林的王老师打电话给我说,那一万块可以换上一箱素食林的月饼——此时想想真让人给气死。因为,素食林就象一个扶不起的阿斗,不能自立;还老是用没完没了的谎言、掏空学佛人的钱袋和精力,有钱不提回报,却向权贵或官员献媚。

开名车、住豪宅、品名酒咖啡、又欠人钱的林鑫,如若真的有颗良心,为何对那些信佛人

一名素食林曾经的员工之心声 - 小章 - 小章的博客

 的苦楚视而不见?只能说明林鑫是个要钱不要脸、踩着信佛人来发家的女商人、而非素食林对员工所宣传的她是观世音。哎呀,如果她是观世音的话,那阿猫阿狗也都称得上是在世佛陀了。可是为什么我当初会相信呢?!白白浪费了四年多么宝贵的青春。

现在,早从素食林出来了,为何还提这些事?对那些纯朴的人们,希望我贺小章的说是道非、会是一份祝福——中国最穷的,恐怕就是些学佛人了。不是老大未婚,就是抛家别子,精神又苦(这里的苦,主要指心里面的纠结、或者说个人与社会环境之间时常存在的不协调,诸如信仰不一定得到社会的认可、或者为了吃素获得自己良心的安稳而放弃舒适的种种等);同时人又老实……

回想想呆在素食林的三四年里,留给我深印象的,其实并不是林鑫或宋老师那些蕴涵佛理,教人布施“‘舍得舍得’、能‘舍’才能‘得’”之类的讲话,而是林鑫大儿子的话:那时还在念高中的他,对办公室的王老师说以后他“要有主见”、不会去选择虔诚地追随清海或者哪位法师;当时王老师便向他提及清海弟子的那种热沈、无我奉献,那时,在办公室打扫的我,看到他的反应是脸上挂着一种持以旁观、不赞许并且渐渐变得有些难以掩饰得万分明显的鄙视神情。并不清楚现今他对清海及其弟子所持的态度——其实,我在办公室的漫长时间内,从未看到他母亲、林鑫本人,看过清海的任何书藉,并曾就此询问过办公室里的人,回答是说林鑫不用看就全懂了——在素食林的那些传说中,林鑫的证悟与得道,说是神速都太慢了、可能是闪电光速或者超光速。

听说素食林对待员工不象以前我在时那样了、听说现在竟然发了工资、只是听说罢了。离

一名员工眼里的素食林 - 小章 - 小章的博客开那里也有十多年了吧。这世界什么都在变,相信素食林也在变。从前的杏仁甘露、 变成了木糖醇杏仁露。从前素食林是说杏仁甘露从莲心而发,有莫大的加持力,可接引众生归心向佛、保几代超生,害得那时本就穷到极至的我、掏光最后的钱、为给亲友奉上“一瓶甘露”;现在的素食林,还贩卖那些珍贵稀有的“加持”吗?

回顾以往,听到林鑫及办公室几名要人、说出她们非常引以为傲的一句话就是:一样东西,林鑫“卖多高的价、都有人买”——这点是真的,我就亲眼看到过素食林的一盒普通月饼,几名被人介绍带过来的男子、说是来买的;其中一名穿白衣服的男子,是直接丢下两万块、眼睛都不眨。从旁观的角度,确实可以看到,整个素食林、其实是一种以贫济贪的财富运转模式。一些其实很穷、没什么或者没太多钱的人们,因为虔诚、或者赞同林鑫光鲜亮丽的口号,而向素食林慷慨解囊。林鑫也曾直言不讳地当着众人面、自称她是“大众情人”——当然,她是顺义交通局一个局长的情人、这倒是真的。

显然,我并不是第一个,就她“究竟是不是观世音”这个问题,提出质疑的人。

一名员工眼里的素食林 - 小章 - 小章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8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