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章的博客

希望能帮助学佛人更好的与家人融洽相处,并被世人理解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见证过林鑫两个儿子的心里难受、迷惑与情绪波动  

2014-01-16 23:59:26|  分类: 北京素食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见证过两位青少年心里的迷惑与情绪波动 - 小章 - 小章的博客、屌丝控诉富豪

 当有了一点社会常识、懂了人情常理之后,在回忆中读懂那些细碎往事时,其实发现到林鑫的两个儿子,他们原本的品质并非是那样坏。原本真的不仅不坏,相反,在我看来,他们那时为人还挺坦率,是的、两兄弟作为台湾青年,给我感觉他们最大的优点就是挺有自己的主见、并在小小年纪就坚持自己的作风。

只不过是,我自己的偏见、先入为主的概念、一些狭隘的思想理念等等,使得那时无法正确理解他们,当然也没办法理解那时办公室所有的其她人、除了最简单的成天操持家务的小王姐。也就是照顾黄国书、黄跃俊多年的女学佛人。林鑫欠小王姐十年的薪水,还有小王姐向熟人借的钱、购买素食林的“原始股”等等。至今,黄国书、黄跃俊这两兄弟,对现今处于重病困顿状态的小王姐置若罔闻、弃之不理。显然,已经变得跟他们的母亲一样,冷血。

但是当初,这两兄弟尚年少时,是有感情、算是配得上称为“人”的有颗人心。

作为活佛林鑫的儿子,莲顺办公室内发生的一幕幕罩着圣洁与崇高名义的黑暗贪婪、两兄弟心知肚明。所以黄国书,曾以沉痛的表情跟我说:“人无法在出生时选择母亲。”但那时我无法理解他的处境所能见证到的阴险,也无法感受到但凡有一颗良心、便会产生出的沉重——只是感觉他脸上的神情、竟然比我还显得成熟。也根本无法理解黄跃俊对他母亲林鑫的极度逆反,那时期这男孩不时冒出新点子、做出破坏性的行为,只是使我看他是特调皮捣蛋、令他母亲操碎心的孩子。记得,黄跃俊曾经问他哥哥:“为什么我们帮他们,他们还反过来伤我呢?”——不清楚当时他是不是指的那次骑摩托车的车祸,因为我并不特别清楚当时是不是别人、人为的因素故意造成他膝盖流血受伤。确实有的学佛人在意识到被骗之后,他们或他们的朋友亲人会针对林鑫的家人、采取报复行为。所以,素食林莲顺办公室那扇红门的旁边,才安排有身强力壮、象保镖似的刘*松。

我的仇、反正我自己通过文字呈现;因为手无缚鸡之力,绝对打不过刘*松。但是现在,发现两兄弟、其实人们似乎根本没给他们正义的机会或权利,当然我也没有。有哪位儿子会指证自己的母亲是骗子?!况且林鑫保证着他们的吃穿用度。即便他们曾经有心指明林鑫是凡夫,清醒过来的人、也仇恨着他们全家、这当然会包括他们。

现在回想,其实,黄国书询问我的那些问题,全是那时我回答不了的一些复杂,关于社会、关于复杂环境下的做人——而我,只会书本。并且那时,因为他不吃素、还感觉彼此之间有很大的距离,当然也不可能会喜欢认真投入的去为一名吃荤的人、辅导什么功课;尤其是那时,我从未曾以为替他辅导功课是修行、会有助于我成佛。而林鑫,也并未曾明确的表示、她希望我教他的儿子;婉转的方式,我听不懂——林鑫总是习惯以遥控的方式办事,因为活佛的形象得时刻小心装扮、不能随意轻谈的露了馅(她摇控的同时,又还担心直接替她操作的近旁助手、会待她不忠诚;所以,人们应该可以发现到,林鑫身边的不少人极善于曲意奉承)。而那时恰巧,王嘉兰指使着我、小王姐事情太多根本忙不过来的需要帮手、同时办公室的里里外外都需要有人打扫、林鑫自己也说那些花草需要“喝水”…这些指派或帮忙,我就理所当然的以为是林鑫的指派了…因此我每天忙乎都忙不到林鑫希望我做的事情,辅导他两个儿子的功课.况且黄国书白天是在学校;晚上很晚他回来、我多半时候都上楼回宿舍了。再说,林鑫自己是大家眼中的灵性导师,我怎么可能想得到、他的儿子会要我教?!想当然的认为,林鑫她自己首先会传授她儿子灵性方面的知识呀。

尽管我未教,但两兄弟其实,当初待我其实蛮不错的、尊我为老师。十分抬举我了,比起王嘉兰、他们是要客气多了——真想不到,王嘉兰这种人,没有感情,她的心是肉长的吗?我都从素食林出来了,还算计我的那一万块,当然、也可能是林鑫的意思。

 回想想,现在的我确实能看到林鑫的小儿子、当初年少时的心理动向,和不被人理解、又没有人能够指导的迷惑与心中的难受。出于这点,我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要嘴上饶人一点。反正,我的小说会尽量保持客观——估计这样,对你们将来的安全、可能会有点作用吧;因为自从写了博客,渐渐能慢慢的感觉到文字产生出的效果,似乎更多的人因为我、而意识到被林鑫欺骗了。

我的统计数据上显示,北京访问我的博客人数最多,由此幻想、或许我的文章你们一家人能看到。假如,你们两兄弟并不希望,自己的孩子在成长过程当中、象你们当初那样曾经难受与迷惑,莫如:尽全力的劝你们的父母,将骗的那些学佛人的钱、还了吧。或许,其他人、你们没有感情,但小王姐照顾你们那么多年,你们的母亲不还、你们还应该还上。这是做人最基本的常理,如果这点常理都不懂,那我就知道你们的心已经变成冰冷的岩石、跟你们的母亲一样了。我知道,小王姐要求工资,而王嘉兰没有给的也不准备给。在我看来,你们受王嘉兰、以及你们母亲林鑫的影响当中最坏的一个影响,就是役使学佛人的习惯成了自然。

其实,我觉得、我的文字是自由的,并不必要受对待你们必须有道义的约束。因为当初,我也曾被役使。这点使我觉得辱骂你们、一点都并不惭愧。

这篇文章流露出的对你们的尊重,也仅是源自于昔日你们成长过程中,流露出的那些许可爱、些许良善、些许痛苦。现在回忆中发现:其实也难怪那时我理解不了这两兄弟,因为本身,成长环境,就令他们的性格在无奈中变得挺复杂。也就是说,在我眼里,他们是有复杂性格的人。因为环境使他们的心地不单纯。从下面附录的记者对黄国书的采访中,我感觉到:这对兄弟,及他们的孩子,不可避免的将要在受害者与受害者家属的辱骂中,过着与他们当初一样的处境和人生了。

 值得一提的是:王嘉兰的女儿,曾在与我的谈话(我们曾经共住一间宿舍)中,就林鑫不给员工发工资的这点略有微词;并且因为这点,她并不希望她母亲替林鑫做事。而王嘉兰也是坚决反对女儿进素食林。宋秀岩老师的家属,也很明确的做出姿态:与宋秀岩老师没任何关系,仿佛宋老师是真正抛家弃夫、出家修行的人——只有那些蒙在鼓里的学佛人,还一个劲儿的想拽家人上素食林。抛弃家人的情况,实际上起码有两种:一种是真正的学佛人,一心向佛;还一种就是犯罪的诈骗犯,怕自己的儿女将来受牵连。当然,高明的诈骗犯本身,并不是那样长得青面獠牙,而是象宋秀岩那般口惹悬河、给人灌输思想时能够滔滔不绝。但在凶残这点上,都是吃人的人。但吃人的人,本身也惧怕惹出大事、祸临到自己头上,所以不会邪恶到没有度量;这点是王嘉兰的言行使我这么看。王嘉兰本身,曾向林鑫当面提议:不能“涸泽而渔”(就是说不能光指望靠榨取学观音法门的人,而应当生意正规化)——这种建议,当时是使林鑫震怒!反问:“你说我涸泽而渔?!”

那时期,身为林鑫大儿子的黄国书,倒对那些讨债的电话、感到惊忧。曾询问我:“钱以后要不要我来还?”

下面一段从网上http://xnc.shangbao.net.cn/a/216826.html下载的文字,描述的是林鑫两个儿子的现况。感觉兄弟俩,已经跟他们的父母同化了。确实,我不必要为自己的不礼貌、感到难受了。尽管昔日里,两兄弟其实对我挺客气。不由得想起温兆仑主演的《我本善良》这个片名。多年过去,人、确实会变啦。我自己也变了,由当初对佛教的虔诚、变得对试图操控宗教的人不时会充满了嘲讽。想想,整个过程,这么多年过去,我不过是读懂了林鑫王嘉兰宋秀岩的邪恶罢了。然后,亮显出来。也许兄弟俩变得象林鑫一样特别的伪善,也许现今给员工发工资、是源自于这两兄弟心内的一点良善。坦白说,如果我自己是象这两兄弟一样的成长环境、那种家庭和企业里面,那我贺小章今天的品质,不一定比得上黄跃俊。

附:《对话黄国书》

记者:为什么说自己是陪第一代人创业的二代?

黄国书:其实,我在学生时代就接触到一些家里企业的工作,一开始是为工作而工作。后来,在这个过程中,才对他们(父母)有认同和理解。[贺小章注:就是说年少时,对林鑫是不认同的]

台湾年轻人要服兵役,我在服役期间,自己对人生思考也有所沉淀。最后还是选择回家里跟随父母,继续我们还在努力的事业。

我在这里,是因为我觉得他们所作的事情是有意义的,并不是因为我是他们的孩子。他们的身教言行,告诉我们他们在做一件有价值的好事情。如果只是需要事业平台和资源平台,那通常只是有形的转移,这样会有部分第二代是不愿意接班。

记者:你有梦想吗?你如何看待中国当前社会状态?

黄国书:我小时的梦想就是要当一个企业家,现在正向着梦想前行。随着年龄的增加和成长,这个梦想更加具体化,我要当一个好的企业家,一个有作为的企业家,一个有社会价值的企业家。

现在的社会太急躁了,太急功近利了。现在的商业模式,几乎都在极致地追求短期获利。如果有种模式能够短期获利,大部分人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模式,但是大家很少考虑这种模式带来的连锁反应或不良后果。这包括金融衍生品,例如美国的次贷危机。[贺小章注:就是说惧怕不法行为,骗来了钱财,担心产生不良后果]

其实,我是一个民族主义者,我有很深的民族情怀,我一直觉得中华民族应该重现过去的光辉。

记者:担任公司的副总裁,有压力吗?你对自己目前的状况满意吗?

黄国书:我对自己现在的状况很满意,不仅因为跟随父母一起工作,也觉得这份事业很有意义,也希望把这份事业越做越有影响力。

这些年我接待过很多地方政府的考察团,如果通过我们之间的交流,让他们能够从我们的模式中获得启发,从而对当地经济或老百姓的生活,有所改善,我会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有价值。

目前,公司有些产业已经盈利,有些产业还处在发展阶段,但是我们能看到未来,眼光看不到的还有思想。

接班,是传承也是发展

在鑫记伟业的核心管理层,母亲林鑫女士担任公司总裁,黄国书和父亲黄俊明先生都担任公司副总裁,还有一位外聘的副总裁,他们各自分工明确。

随着父辈渐渐变老,“商二代”在未来的10年里,他们将陆续接班,成为这个主流商业社会的“玩家”。但是一项调查结果却非常令人意外,有82%的第二代企业家,不愿意接班或者是非主动接班,就是说没办法去接班。被调查时“商二代”普遍认为,父辈在企业里太霸道,自己没有发挥的空间。

黄国书对企业家二代传承有自己独特的看法。他愿意接班,是源于对父辈事业价值的认同和肯定。他说:“我在这里,是因为我觉得他们所作的事情是有意义的,并不是因为我是他们的孩子。他们的身教言行,告诉我们他们在做一件有价值的好事情。如果只是需要事业平台和资源平台,那通常只是有形的转移,这样会有部分二代是不愿意接班。”

黄国书非常认同父母所打造的企业文化,以“生态、有机、纯净、健康”为企业理念,打造企业的“信誉品牌”。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企业独特的“以人为本,以德治企”管理模式。

黄国书说:“我愿意在家里工作,不仅是想传承他们(父母)的理念,更想把他们创建企业做大,把他们坚守的企业理念发扬光大。”

当然,林鑫女士和黄俊明先生的开明和放权,也减少了黄国书接班的阻力。

此外,这也基于父母对他能力的认可。“我的父母也会考虑,我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来接任他们的工作。他们在创建这项事业时就有自己的目标和追求,他们是不会愿意毁在任何一个人手里。如果儿子顶不起事,或者无法传承企业理念,他们是不会把这份事业交付给我们。”

“当然,他们是在有意识地培养我。我是家里的老大,弟弟现在是负责公司策划部门,比较符合他目前的状况。”黄国书很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,也非常明确自己对家族的责任和义务。

黄国书虽然还在学习新加坡国立大学的EMBA课程,对西方管理学也有自己的认识,但他更推崇中国古代管理思想。在他看来西方管理学主要是线性思维,而中国管理思维更加复杂,(是“网性”思维)讲究各种关系和联系,其核心是“仁”和“礼”,讲究“人和”,和气生财。

 

下图中,是当初跳舞集会或者说给员工洗脑的餐厅。

见证过两位青少年心里的迷惑与情绪波动 - 小章 - 小章的博客、屌丝控诉富豪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