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章的博客

希望能帮助学佛人更好的与家人融洽相处,并被世人理解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王嘉兰谈“主人”、“鸬鹚”与“鱼”  

2014-01-19 14:10:21|  分类: 北京素食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在素食林时(1999年至2002年),当时总管财务的,是王嘉兰。在莲顺办公室上班时,跟我接触最多、指使我干活最多的,也是她。我们之间谈话也是最多的。

王嘉兰谈“主人”、“鸬鹚”与“鱼” - 小章 - 小章的博客指明高等犯罪,但并不想将谁写死

王嘉兰谈“主人”、“鸬鹚”与“鱼” - 小章 - 小章的博客指明高等犯罪,但并不想将谁写死
 
 
 
 
 
一开始,王嘉兰对刚进办公室不多久的我说:
“那前儿来跟了老板,就再没回去。外面不懂的人还以为,我跟的这老板是个男的。哈哈……”她说她自己的钱、退休工资平时月月都上交给林鑫;然后找儿子要钱拿给素食林、但是为此事儿子不支持;说她的家人,对她抛弃家庭来一心跟随林鑫修行的这件事、不理解;只除了她女儿,她说跟她女儿最贴心、因为她女儿不论在财力和精神上都给予她支持。她女儿叫玉静。和孙悟空一个姓。她们家就在顺义。
孙玉静来素食林时,确实跟我在楼上的谈话中,表现出对林鑫不给员工薪水这件事、曾有微辞;但是,我从未见过王嘉兰的家人,来素食林吵闹或争执——不象其他学佛人的家属,是那种想进行质问、要讲道理、要找素食林麻烦的那种火气冲天的脾气。而且,孙玉静尽管背着林鑫、说林鑫的不是;但当着林鑫的面、却帮林鑫做事。她曾帮助林鑫从事电脑上的工作。我记得有份工作,便是帮助林鑫出过一本书,书名象是《素食林金牌领导人》;不过,我记得这本纸质优良、厚厚的书,其实里面的内容并不多、但插图彩页多的看上去相当精美。此书那时并未计划安排走向市场、当时只印出六十本。
尽管王嘉兰本人说她未曾回过家。但是,经由宋秀岩老师一些对我的问话,表明王嘉兰回去过多次。现在回想,确实我也相信王嘉兰那时遮遮掩掩的走出莲顺办公室、其实是偷偷摸摸的带钱回家。
我所看到的情形有这些:
细节一、王嘉兰经常让我跑腿,送单据或者支票、拿去给后面莲顺工厂办公室里的会计。当时工厂办公室里平常上班的会计有小米,还有一位我现在记得好象是姓赵。名义上,这位姓赵的妇女是整个素食林的会计师。但其实,这位姓赵的妇女,在素食林的工作只是她的兼职、仅仅在周日时才会来。一开始,王嘉兰出门的那种行色有异的举止,并未引起我注意。当然,那时王嘉兰这种出门而神情有异的行为,多发生在林鑫与宋秀岩出差之时。
 
细节二、林鑫坐在沙发上,对她旁边的宋秀岩说:“你去察看看,山东那块的、过来究竟送多少钱。察的时候就说:以后这钱我们要还,问她们本人拿多少过来,一个个问。”从那时林鑫的表情去看,当时是已经对王嘉兰产生怀疑。现在早已从素食林出来的一个高管,最近这样跟我说:有次,林鑫当面质问王嘉兰、要对帐,王嘉兰的回答是:“你家的帐,我算不清楚!”这位出来的高管跟我说,因为王嘉兰手里握了太多林鑫的黑心事,所以,林鑫拿王嘉兰根本也没办法。
王嘉兰谈“主人”、“鸬鹚”与“鱼” - 小章 - 小章的博客指明高等犯罪,但并不想将谁写死
  学佛人的钱款,是直接交给王嘉兰,而不是在工厂办公室周日上班的赵会计师。而学佛人交多交少,则是出于这些人的心态、虔诚的程度或自身财产的多少。林鑫本人是不清楚帐目的。左图是林鑫本人的笔墨。那些笨蛋的学佛人啊,别信宋秀岩宣传的那些神奇东东:你们想想,如果林鑫有先见之明,有那种未卜先知、预见未来的本事,那她应该早就知道我贺小章现在会写她的肮脏事了、那为什么还亲自将我从樱桃园调至她的办公室呢?有印象的人应该记得,她是那年春节期间当着众多人的面,说出调派指令的。
在我看来,王嘉兰的工作,就是将学佛人的钱、经过处理,再经由赵会计师的手,转化成为林鑫本人的正当财产。
 
细节三、林鑫出差、但宋秀岩在家。王嘉兰出去了,宋秀岩对电话机旁的我问:
“你看见王嘉兰回家了?”
我:“嗯。她是出门了,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回家。可能上后面去了呢?”
宋秀岩叹道:“刚刚又带钱走了!”
我:“那没看到。没看她拿钱。”
宋秀岩不悦:“你是不是跟我要说什么也没看到?”
我那时相当的老实、诚恳、单纯得简直象头猪,坦率陈述:“她人出去我是看到,但是没看她手里拿钱;不过,她是象怀里揣着什么东西。”宋老师一忖不愿更细谈的神情,对我进行祈使句的嘱咐:“到这里,看到什么少想啊。”
我、贺小章:“嗯。我努力,谢谢。”当时以为宋秀岩引导我如何控制自己的起心动念。
 
细节四、王嘉兰脸上的表情,就有如她身处地狱。脸上不时恨恨的表情,有时当着人了、都会发出抱怨:
“我现在如果呆家,日子过得好好的!”不清楚是不是受到林鑫的责备。那时办公室内被分隔成不同的密闭空间。宋秀岩、王嘉兰、林鑫三人开小会时,都会将林鑫禅房对着的两扇门关上。在那时期,我以为她们是在打坐;但有时,却从里面传出话语声声——其实她们三人挺搞笑的。有次在她们进去时,宋秀岩在门口轻声交待我、要我守在门口别让别的人进去。现在我想可能其实是防备小王姐,做贼的人心虚、怕真正学佛的人看出她们是贼吧。总之,当时我是遵照嘱咐、老老实实的守在门口,并且守门的职责令我深感荣幸、以为自己是光荣的护法;但又替自己不能也去一同打坐、而感到有点可惜,所以慢慢的自己念清海教的五句。
当她们三人开门,王嘉兰看到我正站在那里时、她的第一眼随即的反应便是一脸惊恐、显现的神态似乎是她正跌进悬崖深渊,怔了一怔后厉声指责我不该站在那里。我指明是宋老师让我守的、不是我自己要站岗;宋秀岩这时也说是她那么说的。王嘉兰不悦的指责宋秀岩,说宋应该早点将我站在外面的这点告知她、这样她就不会说话那样大声。宋秀岩说她看王嘉兰经常用我、所以才会跟着的也用我,然后宋过来细问我、站在外面刚刚听到里面人说话没有。我正填了一肚子气的感觉不满、抱怨道:“你们在里面打坐,我自己不能打坐;结果我站在外面替你们守,你们出来不谢我、反怪我!”
回想这段细节,其实觉得五句、可能还真有点保护作用。因为那时办公室内她们经常彼此闹意见。宋秀岩提醒王嘉兰、说她脸上挂着有情绪时,王嘉兰叹气地说她这没法掩盖——那时我想当然的以为,她们在担业障、经受考验。在看到我跟小王姐倒还和颜悦色、心平气和时,宋秀岩说她们那时不对。我记得有次自己擦办公桌时,她们在办公室内一起谈话,宋秀岩感叹说她们三人不能再吵,王嘉兰也说“不和是失策”——品质不良的人、为了利益而抱成一团。这样往回看,觉得:工于心计的女人、好丑!
女人长得是好看,但怎么现在我发现:实际上不少男人比女人好象更有爱心,胸怀更宽广;他们重视家庭、照顾妻儿,在外打出一片天、在内撑起一个家。
 
细节五、那天,我做完了莲顺办公室内一切卫生工作、所有我认为的份内工作,而接电话的工作、有王嘉兰守在旁边。于是,我以为处在难得的空闲中,心情放松。其实,王嘉兰挺羡慕我的,她曾经直言羡慕我的放松、说我的快乐就是真的心里感到快乐、什么就是什么;而她却不同。她的心态跟我们一般人不一样,不时存在那种隐忧、感到生活悬乎。于是,当初我们曾经发生过下面这一段对话。 
 我:“王老师,我想问你几个问题,这些疑问坦白讲,不时令我感到挺迷惑。”
王嘉兰:“问吧,估计你心里也是挺多问题的。我正好想看,是些什么问题?”
我:“你看上帝是不是很残酷!?我这么觉得,你也跟我一样这么觉得不?”
王嘉兰:“没有。你为什么这么想?”
我:“嗯、你看:先是定出因果的戒律,明明不能杀生,杀生就会有果报;但是老虎出生就吃肉、不吃肉的话老虎怎么活呀?!你说,上帝的安排是不是自相矛盾?!”
王嘉兰:“那我不关心。这就你要跟我说的话?”
我:“嗯,我看你是大修行人,所以想跟你谈心里的话。”
王嘉兰:“还有什么要讲的?”
我:“佛陀还是比上帝高点、仁慈。他是佛,既了解上帝的智慧,然后又还直言说出、杀生这样是不对。在上帝造就的凌乱不堪的宇宙人生中,佛陀要调整上帝的安排、纠正那种错误。”
王嘉兰此时、变得也是一脸的迷惑,问:“小章,我也是有些心事吧,咱们交流交流。你看过一种生物、叫‘鸬鹚’没有?”
“嗯,我们南方夏天河里水满的时候,看到过打渔的人、用它们捕鱼。”
王嘉兰:“你就告诉我说鸬鹚该不该吃鱼?”我没弄清楚情形、尚未反应时,神情颇为不平的王嘉兰、极有态度的继续说着:“现在这个主人说,鸬鹚不能吃鱼。你说:鱼是鸬鹚逮到的,主人却卡着脖子、不给吃是要鸬鹚死!”
我不满:“你的问题跟我一样,你这不把我问的问题、又还给我,你怎么拿我问你的问题、来问我?”
王嘉兰:“什么问题?莫非是我没听清楚。”
我:“刚刚我说老虎不吃肉会饿死,这是上帝安排不对!你现在说鸬鹚、只是换个方式,角度没变。既然明明知道杀生不对,还那样安排!不是我抱怨上帝啊,是他值得抱怨。”
王嘉兰异议、不屑于我说法的表情:“什么安排?”我疑问的“嗯”了一声、待听高见。王嘉兰:“命!我看是命。鱼那么笨,就该被鸬鹚吃。现在我说的是主人不让吃。哦,没得到允许。”
“王老师,你这样说太不对了。”
王嘉兰:“你也说不对,哪儿不对?要知道、没这鸬鹚,主人根本逮不到鱼!”不屑又自尊得有点高傲道:“再说,我才是真正的主人啦!才不给人当鸬鹚。”
“哎咦,王老师,我说你是不是没意识到你的思想显然有问题?”
王嘉兰:“你才有问题。我没问题。”
“你不觉得你的思想层次,有种特别、特别不符合现实、并且也不符合……哎呀,我说不好。”
王嘉兰:“我说的就是现实。你才不现实!”
“哪有人给别人当鸬鹚?你难道在书上看到过、有人还被你描述成是鸬鹚!?明明……”当时还有一些的对话、我放到小说里去吧。那些对话,令王嘉兰对我顿即变为谨慎、慎重——其实,人们如若观察过王嘉兰,应该注意到她的表情是很丰富的、丰富得还有平常人不具备的一些另类表情。
这里,我所要做的,便是解读王嘉兰所说的“主人”、“鸬鹚”与“鱼”:
“鱼”,就是学佛人,是宋秀岩老师将学佛人引领至素食林,又在学佛人的钱款收据上、印的王嘉兰的姓名。所以,宋秀岩和王嘉兰是“鸬鹚”。其实,每次宋秀岩表示出一切都听老娘的,尤其是有时王嘉兰对那些讨债的学佛人回答说、什么得找林总时,林鑫表现得并不想当那个“主人”。
 
细节六、我在莲顺办公室时,王嘉兰确实曾气愤的回家去。当时,我本人心里面还窃喜,以为这样自己会升职。但不多久,可能就两天左右吧,王嘉兰又被林鑫再请回来。之所以说知道是被请,是因为王嘉兰意气洋洋道:“知道找我?找我我干!”
 
从宋秀岩老师那时的一些感叹,现在我可以看出这两位素食老太太的心理:反正年纪大了,为子女能捞一把是一把,就算坐牢也坐不了几天。再说前面还有林鑫挡着呢!事儿万一露了也犯不到她们头上。
我的博客,会不会使她们名留青史?王嘉兰有将孙玉静送出国吗?
如若读者并不相信我所写的,我还能写出更多细节。比如王嘉兰说年青时,是性格相当老实的那种女子。但是文革被批啊,她闷不吭声是开始,后来没法了,她自己也写大字报,写得比谁都更怎么样些……按照黄国书的观点:他的妈妈林鑫、在台湾时,并不是大陆的为人处世方式;是遇到王嘉兰宋秀岩之后,变的……那当时不具备社会常识、也不晓人情世理的我,想当然的以为他指的其实是这种现象:一个人接触佛法印心之后、当然会变。我说我自己就在变、询问他为什么我说的话使他显得很胆小。他的反应是听我讲我会变、使他担心。我回答这有什么好担心的,我想我以后会变得比现在更好吧,再说谁不在变、这社会上的每个人每天都在改变……黄国书听到我确信自己以后会变得更好时、放下心来,跟我说:他妈妈希望他跟我学、是希望他以后是好人那种,其实同时他心里也希望他妈妈能变好、这心愿其实比他妈妈对他的心是更强。
如果说林鑫是观世音菩萨的话,那学佛人就是这幅图中、她提在手中愚不可及的鱼。
王嘉兰谈“主人”、“鸬鹚”与“鱼” - 小章 - 小章的博客
 
王嘉兰谈“主人”、“鸬鹚”与“鱼” - 小章 - 小章的博客
 
  
 别看左边这位来自台湾的女富豪,衣冠楚楚,又自封为在世活佛、观世音菩萨等等。要知道,在我眼里,林鑫是比妓女都不如!妓女不害人,可林鑫呢?她吃人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