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章的博客

希望能帮助学佛人更好的与家人融洽相处,并被世人理解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将军。修行后依旧人、神,情未了;人类的感情也一直超越着生死  

2014-06-07 14:14:06|  分类: 北京素食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不论,那位主持,修行、为人怎样;素食林、都曾是很多人眼中和心里的寺庙。抛开林鑫及其家人,在官场多少杯盘碗盏、污言秽语的肮脏应酬,不看这层,仅去注意、那群因为信仰而选择劳苦生活在里面的人们,确实可以感受到、修行人那种清苦的心灵安乐。只是、在这种安乐里面,不免有些对家庭不负责任的绝情绝爱。这篇文章,写的是,听里面一位修行的人,讲述发生在那里的一段往事。

简述故事的前段:有位练习观音发闷的男子,在素食林出家,由于一场事故、因公意外身亡;面对这男子的遗孀和小孩,素食林的总裁当众封神、说这男子在死后升天成为了“将军”。不过、这里先要作一下说明,这位天将军在人世间的妻子与小孩,并未从林鑫那里、得到过合理的经济补偿或赔偿;而且,当避开公众、人们能看见的场合,在私底下,林鑫对这可怜的母子二人、恒常不理不睬的十分冷漠;就更别提林鑫身边那两位势利的老太太,如何嫌这母子二人的存在是多余!林鑫的帮手,又是如何言语威胁及利诱的凶神恶煞……这位年青的遗孀,悲愤的曾在莲顺职工宿舍前控诉着:“就这样、还叫观世音菩萨?!”可当时,员工们白天在车间干活,听到她话语的人很少很少。尽管如此,这位母亲气愤不平、明显想要声张的态度,显然在当时对莲顺办公室内的几位、还是起到一点作用。虽然一开始林鑫宋秀岩王嘉兰几位,闷着低沉着头闭门不见人。但后来,有王嘉兰走出来跟她交涉。

当时面临沉重的生活压力、要独自哺育年幼的男孩,他们生活无着的经济压力困境中,丧夫丧父之痛、不仅未曾得到过安慰,反倒多受林鑫那帮人的欺凌。林鑫的手下、王嘉兰,是这么对年青、痛苦的母亲说:不满有意见的话、不要到外面或是当着人的说,如果不说的话就会给钱、说了不给——年青妈妈的苦,为了孩子、选择忍气吞声的一个人背。只有她的小孩、懂这母亲的心。

林鑫身边的王嘉兰,是我曾经遇到过的最卑劣、品质最恶心的人。这位老太太具备这种超能力:使有的接触到她的人、竟会产生不想活了的那种感受。是的,她外表只不过是位、看上去没有能力伤害别人的老太太,但作为林鑫的首席军师及理财会计,王嘉兰的处世为人、及言语作风,却是令被欺凌的人、感觉到有如置身在地狱。可能,是文革的经历,导致她品质如斯——幸好,我嘛、好象是有点吃软不吃硬,看了下日本的柔道,感觉到挺爽的受鼓舞、于是更想用一支笔,挑战那帮我看不顺眼、心肠发黑的人。并且,毫无疑问,这种笔墨上的事,已经给我带来自信。因为,现今,几乎是每日每天都有去到素食林、找林鑫要回钱财的人;不仅如此,不少人、现在已经或已经准备起诉林鑫了。

林鑫身后、她最硬的后台人物,会是谁?将会站出来,捍卫这位历史长河中、世间罕有的观世音菩萨吗?其实,谁要抬举林鑫,我一丁点儿也不反对。只是,如果她在官方的后台人物、站出来,那我会纪录下:林鑫,是位具备中国特色、社会主义国家另类的观世音菩萨——我的意见是:如果共产党承认她、那就让林鑫只不过是共产党员方少奇的观世音菩萨;别让这种恶心肮脏缺德的臭女人,坑害我们普通老百姓。

当然,以上皆属本篇的题外话。最想写出来的,是听过这位修行人、讲述的些许伤情事。那时这母子二人,被分开、生活居住在素食林的不同分厂之际,这位修行人(出于保护、为其假拟一个名字“安哥”),那当时也在那儿、跟小男孩共同生活在一个地方。

安哥象所有一本正经修行的人那样,因为专注于内、并不清楚外在发生些什么事。一个人往内日日反省、自清自查起心动念的时候,自然心地越来越纯净、慢慢神识清明,天地万物也变得一片清晰的呈现在面前,总之、安哥说那时能看到一般人所看不到的景象。生活中的安哥,走路或吃饭时、有时会遇到小男孩。偶尔侧头的安哥、望向小男孩时,会看到,男孩身后,静静站着一个魂灵。因为那魂灵、守护在男孩身后的景象,在安哥眼前频繁出现过好几次,所以引起了安哥的注意,打量着、安哥觉得那魂灵是男孩的父亲,因为有那种父对子牵肠挂肚的深情、默默却不能言、满溢着静静的忧愁……被这情景感动的安哥,于是,不由自主、对男孩示现关爱,对成绩不理想的孩子给予安慰或鼓励。这位心绪不佳、精神不振、挫折沮丧、生活失意的男孩,自卑喃喃的道出失望:“才不信你。没人疼我,爸爸不要我。”(不少人在修习观音发闷之后,对家人少了照顾。但、清海的教导,却是要重视并疼爱家人)

安哥坦诚、解释:“不,你爸爸爱你。”

男孩变得非常生气、突地站起来大声叫道:“就他不要我,叫我和妈妈过得这么苦!”男孩软软变蔫的又坐下来,说是他自己的未来也没有希望。

安哥结结巴巴、指着男孩的不远处,道:“经常、我看那灵魂站在你身后,他、是不是你爸爸?”男孩十分讶异,不信。安哥的神识询问忧郁的魂灵、他的姓名,照着所得的回答,安哥再问询男孩、他父亲是不是叫某某某。当说出他父亲的姓名时,小男孩绽放喜悦!安哥没有告诉我,当时是否有帮助、让男孩也能看到那位忧郁的灵魂。不过,有告诉我、其与小男孩之间的谈话。

小男孩感叹:“爸爸疼我是真的、这我相信,疼我那爸爸还是我的、啊、只要是我的爸爸就好,才不管他死的还是活的。这点跟妈妈可不一样,我是不在乎。”又诉说疑惑:“既然喜欢我,那为什么、他会离开家,不要我和妈妈?”

安哥:“他离开家?他活着的时候做些什么事,那以前发生在你家的事,我不清楚。”

小男孩陈述:“爸爸吃素后,起先、我只是以为,他不要家里的鸡、鸭、还有我家的鹅儿,我家那两只鹅儿、长得好大,脖子伸长了可是快跟我一般高。没想成,后来,爸爸连我也不要、家都甩了。我以为他到了哪里,原来是这里——这里一点都不好,没我家好。”

安哥:“你爸爸说过不要你?如果,他连你都不要了,那说句实在的、我可看不起。”

小男孩:“他不要妈妈就是不要我。”

安哥:“哦,我不清楚你父母之间的感情。不过,推测:你爸爸可能是因为修行,然后你妈妈也许不那么支持吧,是不是有产生口角摩擦?”

小男孩:“是的,我看到以前他们好好,两个人讲话是那种、那种、很客气的;后来,变得妈妈经常吵他。”

安哥:“估计,你爸爸自己吃素了,还要求、叫你也吃素吧?”

小男孩:“本来,我不喜欢吃素,心里想爸爸高兴,就不吃肉了。”

安哥:“你爸爸叫你吃素,就是对你的爱啦。”

小男孩一脸的难以置信:“这就是爱?”

安哥:“推想,你爸爸一定是个好人。”

小男孩:“是、是,村里人们都说他好。但妈妈说,他只对外人好,对我和妈妈不好。不过,依你说的,爸爸总叫我听话、跟我讲故事,是对我好——哎!以前因为他不让妈妈高兴,所以说那些故事的时候,我没想听,现在、后悔。如果听了,说不定、跟你一样就能看到他。”……“爸爸还在、而且关心我,现在我去告诉妈妈、今天她来。”安哥稍后看到的情形,是儿子的话令那位坚强的遗孀、突地爆发悲声的嚎啕大哭。年青的母亲、想依顺小男孩的心思,离开素食林的带他回老家。但是,小男孩跑向安哥,说是安哥能帮助他、找到爸爸。一天上午,一身喜悦的小男孩对来看他的妈妈说,在梦里、有看到爸爸时,年青的母亲、望着男孩默默无言。

小男孩曾经询问安哥:“爸爸既然是为我好、才要我吃素,他的话、我听——为什么,我的话、他不听呢?如果他听的话,妈妈就不会那么伤心了。”

“你要他听过你的什么话?”

小男孩:“好多次,我要他理妈妈,他就是不听!就他不理妈妈,妈妈才待他不客气,两个人吵、好凶!我看只差没打了。”

“你爸爸还打你妈?”

小男孩:“不,是妈妈打。实际上就已经打了,我怕说打了你不喜欢她。别人怎么看我妈,反正我只喜欢她。你也要喜欢她。不喜欢她的话,也不能跟那些人一样。”边说边指指下面林鑫办公室的位置。

“我不只喜欢她,还十分钦佩。这种钦佩,还并非出自同情。”

小男孩:“啊?!那我跟你是朋友。”

“你是小朋友。”

小男孩:“你跟我爸爸是一样的人,不跟那些人一样。那为什么,他们说:我爸爸是这里的和尚、说爸爸这种人,偏就不能和妈妈在一起呢?其实,我就只要,爸爸听过我这句话。就这么一句、他都没听——他那么多话,我都听了。”

“这种家庭琐事的、我不懂,应该、去问你妈妈,再说、这也是她跟你爸爸的事情。”

小男孩:“只有你能看到他,帮我想想:为什么,明明他那么好,偏偏却要离家到这里来呢?”

“哦,追求完美。在达到完美的过程中,有些事、好象做得并不完美。之所以、做得不完美,其实,我看、是时间不够用的问题。”

小男孩:“我就觉得,如果爸爸活着、还给一点时间,我们家就很完美了。”

QQ里,安哥与我交流时说:就算一位修行、道心坚固的人,如果、不照顾好家人,由发生过的往事去看,是并不能超生;因为,修行是修的爱心,一位有爱心的人、在对亲人的牵挂中,无法释怀,死后、又如何能从这沉重的心理负担和精神压力中超脱?当死后,看到怀念、真正爱他的,只有他的太太和孩子,看到太太肩负着沉重的心理和经济压力、挣扎着哺育他自己的血脉延续的后代……

曾经,安哥对小男孩及其母亲的友善,受到象鹰犬一般的王嘉兰指责、呵斥与阻碍。这令安哥感到不解、委屈憋闷得更加将注意力往内。当小男孩放学后、再过来找安哥谈话时,安哥让他多同这里的其他人玩,安慰说这儿的每一个人、都是他的朋友,因为,整个素食林这里、都是属于观音家族、而他是这家族中十分宝贝和高贵的一员。对小男孩发出的疑惑,安哥予以解释:高贵、并非是钱多钱少或地位的高低,而是、心地纯洁品质高尚,精神贵族、才是真正的贵族,不是指那些酒囊饭袋。并、肯定小男孩的见解:是的,林鑫的丈夫、黄俊明完全不符合贵族的定义;但是如果修行的话,也许以后能变成贵族吧;因为,每个人、通过修行,都可以成为贵族;成不成为贵族,这点不是上帝规定的、而是要靠人自己;之所以你是贵族,因为你爸爸是位天神,神的后代不高贵、谁高贵?!小男孩心胸舒展,走出忧伤与自己的他,随后跟莲顺食品厂内那群员工混熟,有了几位叔叔、阿姨、姐姐。没有在林鑫及其帮凶那儿得到的尊重与爱护,在莲顺的普通员工身上得到了,那群纯朴人们的内心温暖,令小男孩的脸上,绽现着天真、可爱与活泼。

曾经,安哥将自己的肉身,借给天将军、这位往生的同修。那时,天将军对这昔日不修行的妻子、愧疚的感叹说:“实际,你、修行修得好、比我强些。"当心内恋恋依依的妻子,向丈夫保证:一定哺育带好儿子、叫他放心;心内泣泪涟涟的妻子,无限伤怀、凄楚与柔情的诉说着回去会烧更多纸钱,并询问丈夫可对她还有什么话说、有什么要求时,执着的天将军灿烂的表情,绽现着男人明艳、调皮的妩媚予以应答:“还是那句:修观音发闷,就这要求。”


祝福:亲爱的、已经长大的小男孩。


 

天将军 - 小章 - 小章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